標籤: 頭號媚精


優秀都市小说 山村藥聖 txt-第一百八十七章格局小了推薦


山村藥聖
小說推薦山村藥聖山村药圣
陈亦摇了摇头说道:“老院长,虽然这种药物非常的珍贵,但是你别忘了,我们只是研究的初级阶段而已,如果再往后,药效会更好,到那个时候,价值将会更加巨大。”
陈亦的话一字一句敲击在众人的耳畔,他们的眉头不约而同的皱了起来。
老院长听了陈亦的话之后则是低头陷入了沉思当中。
他的嘴唇不停地颤抖,不一会儿的功夫,他的额头上就冒出了豆粒大的汗珠,他抬起头看向了陈亦。
“陈亦,那个,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研究出来的药品,只要经营良好,一旦推广开来,肯定会大赚特赚的?”老院长问道。
陈亦的眼中闪烁着一丝精光,他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我的药物没有任何的副作用,甚至还有壮阳的效果,它不止可以用来治疗疾病,也可以用来提高夫妻之间的幸福指数,所以如果定价太高,反而对我们的营销是不利的。”
听了陈亦的话,老院长的眼前一亮。
现在听陈亦这么一说,他忽然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丰富的想象力,真是太难得了。”老院长由衷的称赞道。
他没想到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陈亦的眼光就看透了他们身上所缺乏的东西。
魄力!一份强大的魄力!
“嘿嘿,这还不都是跟你这位前辈学习的。”陈亦谦虚地说道。
这时,他想到了什么又说道:“对了,我会劝说张家父子为我们多多宣传的,他们欠了我那么大一个人情,免费打一波广告也是应该的。”
听到陈亦的话,老院长的脸色微变了一下。
那对父子多么傲气,多么目中无人在业界是有名的,他觉得陈亦在异想天开。
“唉,陈亦,张邦国那个臭小子太骄傲自大了,这样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而且他的父亲又是个不讲理的人,他们父子俩都是吃软怕硬的主,你觉得我们能够让他们去替咱们做广告吗?”老院长有些苦恼的说道。
听了老院长的话之后,陈亦淡淡的笑着摇了摇头:“呵呵,院长,你放心吧,我会劝说他们的,我有办法,你只管放手大胆的干吧,我一定会让他们父子答应的。”
听到陈亦的话,老院长疑惑的看着陈亦问道:“你能有什么办法,不会真的去找张邦国的麻烦吧?你可千万不能冲动啊,张邦国他可是我们的客户。”
陈亦看着老院长一脸担忧的表情,他微微的笑着说道:“院长,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的。”
老院长见陈亦不愿意多说,他也不勉强,他相信陈亦的能力,也知道陈亦肯定会让张邦国父子答应这件事情的。
他也只是在陈亦的面前担心罢了,其实他的心中已经开始盘算怎么把张邦国给拉拢过来。
“好了,现在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剩下的事情我会慢慢安排的,对了,你今天回去之后就立刻开始准备药材的制造,争取在一个月之后将药材完成。”陈亦淡淡的说道。
到会议结束之后,陈亦就马不停蹄的给张家父子打了电话,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对方的确拒绝了替自己打广告,他们只承诺了会与自己合作,联合促进药品上市而已。
真没想到,老院长还挺了解他们的行事风格的。
陈亦有些失望的挂掉了电话,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看来几乎可遇而不可求,自己只能等待时机成熟再劝说他们俩了。
不给陈亦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这么快。
这天是张雨欣待在警局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她就要面临被起诉的境地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张邦国没人信还是去看她了。
“雨欣你在里面好好改过自新,等你出来以后我可以既往不咎。”张邦国一边坐在椅子上拿着听筒,一边看着自己的宝贝闺女说道。
张雨欣坐在张邦国的对面,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的父亲,语气坚定的说道:“爸,我自己的错了你把我捞出来好不好?”
看到自己的女儿居然向自己撒娇,张邦国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他无奈的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你犯罪的事实摆在那里,我不可能替你开脱的,这对你弟弟不公平!”
张雨欣听到父亲的话,她忍不住哭泣起来。
“爸,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坐牢……”张雨欣一直在重复这几句话,她根本没有听张邦国接下来的话。
张邦国看到张雨欣的模样,心中一不忍但最后还是狠心挂了电话离开了。
他才刚走出门口就看见了匆匆赶来的韩灿,看见这个昔日的旧情人,张邦国脸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表情。
看到这个曾经的老朋友,张邦国的心中充满了怨恨,这就是她教导的好女儿!
张邦国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韩灿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就死气沉沉的走了进去。
骑车的风 小说
也不知道张雨欣在里面跟她到底讲了些什么,在于出来的时候眼神里闪烁着浓浓的杀气,就好像是一条毒蛇正在吐着芯子。
韩灿的脸色苍白了一下,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将倾尽所有!
张邦国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径直走到了陈氏药店里,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喝茶的陈亦。
张邦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陈亦你真是好雅兴啊。”
张邦国看了一圈整个药店,这才惊讶的说道:“陈亦,你们这里真是好大啊,我记得我们当初刚开始开业的时候,也只能占据一层楼左右,现在你这里居然占据了两层楼左右了,你这药厂的规模扩建的未免太大了一点吧?”
我在精灵世界当饲育屋老板
听了张邦国的话,陈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是啊,这个药厂可是花费了我很长时间呢,现在我的收益还不错。”
张邦国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他笑着说道:“陈亦啊,上次你给我打电话,让我打广告的事情,我确实是有难处,你想我好歹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被外界的群众知道,我竟然患了这种病,岂不是太折损我的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