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重生後我靠玄學直播把三個哥哥寵上天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後我靠玄學直播把三個哥哥寵上天 線上看-第23章 坑人終坑己鑒賞


重生後我靠玄學直播把三個哥哥寵上天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靠玄學直播把三個哥哥寵上天重生后我靠玄学直播把三个哥哥宠上天
“怎么?又不想请我吃东西了?”云杳杳睨了她一眼,将她脸上的算计尽收眼底。
沈佳打的什么算盘,她差不多也清楚,无非就是把账赖到她身上。
只不过,沈佳的算盘这一次怕是要落空了。
想赖账?那也要看她答不答应!
沈佳讪讪一笑:“怎么会呢,杳杳,我们快进去吧!”
服务生站在门口,对着云杳杳微微弯腰,朝她作了个邀请的手势。
“小姐,请进。”
云杳杳没什么反应,微微应了一下,就抬步走进去。
沈佳满是脏污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她还从来没见过,去哪个饭店吃饭,能受到这样的待遇。
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服务生姿态恭敬的将云杳杳迎了进去,随后转身看向沈佳。
沈佳以为他也要如同邀请云杳杳那般邀请她,连忙矜持的抬了抬下巴,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金枝玉叶的大小姐。
却不想,她忘记了自己脏兮兮的脸和裙子,直立的姿态更让她像一只四不像的野鸡一般。
服务生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想起她刚刚看云杳杳的眼神,服务员眼里划过一丝鄙夷。
什么东西,也敢来沾染他老板。
他斜眼睨着沈佳,嘴角扯出一个极其不屑的弧度,“不好意思,如果你想乞讨,请你到别处去。”
“天哪,她好脏啊。”
“乞丐诶,能不脏吗?”
“离她远点吧,万一有病毒呢。”
周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讨论声。
沈佳脸都气绿了,周围人的怪异眼神更让她觉得难堪。
她指着服务生的鼻子大骂道:“你眼睛瞎了吗?看不出来我是来吃饭的吗?你们老板是谁,信不信我投诉你!”
服务生这才一脸的恍然大悟,“哦,原来你是要来吃饭的啊,你穿这一身,我还以为你是来要饭的呢。”
“还有,”他微微一笑,好意的提醒道:“本店不接受投诉哦!”
沈佳气得浑身颤抖,她死死的瞪着服务生,眼神怨毒的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云杳杳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的表情,勾了勾唇,这才随意的说道。
弟弟
“她跟我一起的,让她进来吧。”
服务生对着云杳杳点点头,“好的,小姐。”
他转头对着沈佳招了招手,“你进来吧。”
招狗呢你!
猛卒 高月
明明已经能进去了,沈佳却更气了。
云杳杳这什么意思!施舍她吗?
不就是有点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沈佳总有一日,会比云杳杳更有钱的!
到时候,看她怎么收拾云杳杳!
云杳杳看着她已经怨恨到极致,却不能发作,反而要微笑以待的扭曲表情,心情大好。
她直接领着沈佳上了二楼包房,至于为什么没有在人多的一楼大厅,是因为,祈愿可是她家的,她可不想因为沈佳这货,而砸了自家的招牌。
还有就是,也不能将沈佳逼急了,否则的话,自己还怎么从她身上套取信息呢。
两人在其中一个包房里坐定,刚刚的服务生携带着菜单走至云杳杳的面前,询问道:“小姐,现在点餐吗?”
“嗯。”
服务生将菜单用双手递给云杳杳,她却没接,而是侧眸看向身旁的沈佳,“沈佳,你先点吧?”
沈佳:“好。”
她等着服务生双手恭敬的将菜单递给她,却不想,服务生直接将菜单甩在了她面前的桌子上,随后便退到一边,离她远了一些,仿佛她身上有啥脏东西一样。
云杳杳眼里划过一丝笑意,暗叹这个服务生真是好眼力。
沈佳心里扭曲到了极点,一个小小的服务生而已,也敢这样对待她,这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一定要好好的扒住云杳杳,利用她往上爬,爬到最高处,看还有谁敢欺负她!
沈佳低着头,将所有的阴暗怨恨都隐藏在眼底。
她伸手拿过菜单,打开来看。
她第一眼看的不是菜品,而是价格。
从小到大的生活经历让她养成了这种习惯,出去吃饭,凡是价格稍高一点的菜,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但现在嘛,她已经想好了怎么把账赖到云杳杳身上,自然就要挑最贵的点!
席笙儿 小说
云杳杳一定想不到,坑人终坑己吧。
沈佳不怀好意的在菜单上扫过,却在看到价格的第一眼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眸。
一个简简单单的炒青菜,就卖到了五千多,这菜是镶了金还是带了银啊!
“怎么这么贵?这家饭店坑钱的吧!”沈佳反应极大的将菜单甩在了桌子上,直接大吼出来。
服务生冷笑一声,“你若是吃不起,可以选择不吃。”
腹黑毒女神醫相公 墨十泗
沈佳在他的眼里看见了自己的模样,脏乱不堪,仿佛像一只没见过世面的土狗。
她脸色一变,嘴硬道:“谁说我吃不起,只是你们这的价格不合理。”
云杳杳闻言,扫了一眼菜单,还挺赞同她所说的话的。
在上一次来之前,她从来没来过祈愿,她不太喜欢这种昂贵餐厅庄重严肃的氛围,相比之下,她更喜欢夜市小吃摊,那种热火朝天的感觉。
不过,来祈愿吃饭的人也不差钱。
祈愿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降价,倒是没必要。
“好了,点餐吧。”云杳杳淡声打断两人的交锋。
沈佳只好将自己那一肚子的话给憋了回去,她又重新拿起菜单看,跳过了其中最为便宜的炒青菜,她直接点了好几个价格上万的大菜。
云杳杳接过菜单,看到她选择的那几个菜后,轻笑一声,倒也不打算在点了。
若是她再点的话,恐怕沈佳再打几辈子的工,也还不起吧。
她将菜单交给服务生后,他便离开去备菜了。
沈佳组织了下语言,准备为等一下的赖账做个铺垫。
“杳杳,你都不知道,楚枭是一个多坏的人,他扒我的衣服,想侵犯我,还威胁我,让我不许说出去…”沈佳一边诉苦,一边掉着眼泪,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
云杳杳面色平静的看着她的表演,想起了上一辈子的事。
上辈子,沈佳也是找的楚枭来演戏,她当时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便固执的认为,楚枭真的是那种欺凌弱女的可恨之人,于是她当时就和楚枭断交,并且将他给打了一顿。
现在看来,明明是她自己蠢而不自知,白害了上辈子的楚枭遭了一顿打。
云杳杳幽幽的叹了口气,第n次感叹上辈子的自己真蠢。
沈佳吧啦吧啦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反正她是一个字都没听见。
等沈佳说完了,菜也上齐了。
云杳杳拿起餐筷,姿态优雅的进餐,沈佳见状,也学着她的样子,姿势别扭的拿起筷子,开始进食。
云杳杳刚吃一口就忍不住皱眉了,因为她的旁边,传来了一阵“吧唧吧唧”的声音。
沈佳吃饭吧唧嘴,并且声音还非常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