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胖子一米六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重生之這一生只爲你 線上看-第五十章 楚英才分享


重生之這一生只爲你
小說推薦重生之這一生只爲你重生之这一生只为你
楚英才听到陈尚风的话,没有丝毫犹豫,就回答道:
“当然有兴趣,风哥,你跟我仔细说说。”
陈尚风浅浅抿了一口酒,闭眼品了品酒的味道,放下酒杯,才道: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在锦城南半部,可以说半个锦城。靠海附近,要建两个大厂,一个准备生产智能手机,另一个生产新能源汽车。所谓智能手机的智能,新能源洗车的新能源,是啥,我都不知道,只是听那边的朋友说了一嘴。然后在两个大厂附近,要建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有的教育园区,在周边建四五个中高档的社区,两个大型商场。而且,现在基本都已经动工了,预计未来两三年就投入使用。你想想,这不就是一座小型城市吗?没有医院怎么行?而且,还要是大型的医院。我们是做医疗行业的,做生不如做熟。你说对不对?”
“两个大厂,要几千人吧?如果在周边再有各种配件的小厂,各种服务行业,商场里的商家,这得十几万人吧?十几万人的家人,那就是几十万人,突破百万人也不是不可能。如果我们在那里建一所医院,那不日进斗金?”
“我就是这么想的。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
“风哥,怎么合作,你说。”
陈尚风想了想,道:
“一所大型医院,花费肯定不小,但是我并不想用家里的钱,还是老规矩,我的尚风和你的中天合作,出资,还是你大头儿,我小头儿。七三吧。”
楚英才低头沉吟一阵,道:
“我觉得,咱们两家,不一定能吃得下。首先拿地,就是一大笔钱,然后工程建设,配套设施,医务人员,都是钱。”
“贷款啊,地拿了,就能贷款了,建成了,又能贷款了,然后边赚钱边还钱呗。”
“我们找银行贷款,政府会不会要占股份?这样我们不是全资,会不会受制于人?”
“对,李小子肯定办得出来这个事儿。估计他不会贷款给我们,而是政府出钱入股,然后做成公立医院。虽然也赚钱,但我们赚得就是小头儿了。不行。那你说怎么办?”
“我想拉上阳少爷。”
“齐阳?”
“对!钱呢,你出两成,我出五成,阳少爷出三成,管理这一块,让齐家人负责,这样,没人敢再往里插手。股份分配呢,我觉得,你占两成,我占两成,齐家占五成。因为到时候医疗设备,药品,都要从咱们的厂子进,我们还有这一块的利润可图。而且,我也要还齐家一个人情。没有齐老的话,现在,就没有中天集团了。”
“还有一成呢?”
“给张先生干股。人家大人有大量,饶我楚家一次,我不能不懂事儿。”
“先这么定,有时间,我找齐阳去说说,看他怎么说,而且他跟张先生关系最近,那一成股份,还得靠他才能送出去。”
“那就麻烦风哥了。”
“咱两谁跟谁啊,都说楚家是我罩着的,但你我都知道,我们是合作关系,并不是谁罩着谁。”
世人都以为楚家是陈尚风罩着的,但事实却是,两人是大学同学,而且是上下铺的兄弟。关系非常……
陈尚风是陈家最小的二代,从小被家里宠着、惯着,花钱是把好手,论学识,远见,赚钱能力,就是个小渣渣。毕业后,在家族中,可以说是干什么什么不成,吃什么什么不剩。有一段时间,陈尚风破罐子破摔,只管吃喝玩乐,正事儿一点不干。表面风光无限,但他心里非常不舒服,因为任何一个哥哥姐姐,甚至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侄子,都进入了父亲的眼里,而自己在父亲眼中,只是那个只会花钱的败家子,虽然同样是最受宠的一个,但心里对自己非常不满。
偶然的机会,在一次酒会中,碰到了刚刚接手中天集团的楚英才,那是中天集团最难的一段时间,商业奇才楚中天患重病,进了ICU,中天集团股票大跌,董事会中好几位董事想要趁机夺权。群龙无首之时,楚英才挑起了集团的大梁,几个强硬的,不可质疑的决定,一条条下达,并要求完美的完成,不完成,辞退!不完美,辞退!
两个月的时间,加上楚英才亲自上阵,谈妥了两个大项目,使董事会和股民都看到了楚英才的能力,股票才慢慢向着曾经的点位回涨。
就这时,在酒会上重逢了曾睡在自己下铺的陈尚风,二人交谈中,陈尚风深感无奈,自己一事无成,只图享乐,而楚英才却已经独当一面,并且做得非常出色。这鸿沟般的差距,令陈尚风心里无比难受。
一起住了四年,对陈尚风相当了解的楚英才,怎么会不明白陈尚风难,于是,对他伸出了橄榄枝。
魔法使的婚约者~Eternally Yours~
陈尚风用自己的零用钱组建了自己的公司,与中天集团合作了几个小项目,赚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将公司慢慢做大,至今也就是个中等公司,主营医疗器械和药品,旗下还有猎头公司,主攻方向是管理与医疗,为国内多家医院和学校聘请到国内甚至国际上知名的医学教授,医学圣手,职业经理人等。
可以说,自己赚的每一分钱,都有楚英才的影子,自己利用关系,在陈氏的公司递个话,也多次促成了陈氏与中天的合作。这才令人觉得,中天集团的靠山,是他陈尚风。
两人聊了很久,从大学第一天报道,聊到看上同一个学妹,背后给对方使绊儿,在学妹面前说对方的坏话;聊到大学时打篮球敌方一个凶狠的犯规,而为兄弟大打出手,甚至因为谁帮谁挡了一拳,谁踢对方多一脚而大声争辫;聊到大学毕业时两人深深的拥抱。
聊到重逢后的每一次合作,讥讽对方在某次某次谈判中的某句话不对,嘲笑对方在某次与客户K歌时的某个破音,某句跑调,某次抱着男服务员跳交谊舞。
直到很晚,两人才一个在沙发,一个在地板,沉沉的睡去,也可能是醉去。
……
张浩从分局回到家,看到因为担心而没去上课的冯瑞妮和三个闺蜜,那四双哭红的眼睛,让张浩体会到了几个女孩对自己的关心,深深的将冯瑞妮抱在怀里(其实应该是张浩扑进了冯瑞妮怀里,冯瑞妮故意弯了双腿,使得自己可以把头埋到张浩的肩头抽泣。)
安慰了冯瑞妮,谢过了三个女孩,保姆阿姨做了一桌子菜,边吃,张浩边说了从齐阳嘴里听到的事情解决过程,加上张浩夸张的表情动作,和诙谐的语气,逗得几个女孩子花枝乱颤。
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饭,几个女孩都淑女的没有喝酒,还笑称是不想给张浩机会,因为张浩曾说过:
“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
张浩开车将三女送回学校,自行开车回家。宿舍里的几女,叽叽喳喳的谈论了起来。
引起话头的是八卦港女曾琳琳:
“喂,你们说,浩哥怎么这么牛啊,把人打成那样,最后什么事儿都没有。”
接话的是东北御姐马丽: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浩哥有钱。在我们那儿,有钱的,就有权,摆平这点事儿,不算啥。”
湖南妹子也点头应道:
“对,对,对。浩哥是有大本事的人,我们多余为他担心的,毕竟,他是小妮的男朋友。”
曾琳琳一听,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好的掩饰了过去,调笑道:
“梅梅,你对浩哥有意思啊?那我得告诉小妮,防火防盗防闺蜜!”
马丽平时大大咧咧的,这时候插嘴道:
“这么优秀的男人,除了个头儿矮点儿,人长得丑点儿,文化水平低点儿……额……”
这突然停止的点评,令三人不由对视了一眼,一起沉默了、
对啊,浩哥长得不出众,听说只是高中毕业,在自己几人眼里,只是有些钱,加上对冯瑞妮特别好,对自己几个小妮的闺密,也挺大方。
为什么自己几个都有些淡淡的喜欢他呢?
几女沉默了一会儿,也没找出张浩到底哪里吸引她们,最后只能归结为受冯瑞妮影响的,谁让冯瑞妮嘴里的张浩,天上难寻,地下仅有呢。
晚上,几女都梦到了张浩,而她们梦中都有张浩,左拥右抱,左边是冯瑞妮,右边是自己。
……………………
张浩的别墅里,卧室床上,冯瑞妮枕着张浩的胳膊,睡得很香,听着张浩时不时的鼾声,一会儿紧皱眉头,仿佛下一刻就要醒来,却又露出甜甜的微笑,均匀的呼吸着,把头又往张浩那边挤了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