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大明太師


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明太師 起點-第三百五十九章:分封和集權的真正本質看書


大明太師
小說推薦大明太師大明太师
“那日和蓝玉他们说的话,是谁教你的。”
书房内,陈云甫看着自己面前的大儿子陈景和,微笑着问了一句。
小家伙有些紧张,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说话便不由自主的有些底气不足,更不敢隐瞒。
“是,是母亲。”
“嗯。”
陈云甫早就猜到了结果,所以丝毫没有什么意外,反而笑的更开心:“那你母亲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要你这么说?”
“母亲说,父亲的伟业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的,蓝玉、常茂他们将来都会是土皇帝,如果他们觉得父亲没有一个优秀的后继者,就会对我们陈家失去信心,从而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你母亲说的是对的。”陈云甫点点头,随后叹了口气:“九州,可能需要五十年,甚至一百年才能实现,为父活不到那个时候,所以需要你,更需要后面的子孙一代接一代去做。
你母亲担心也是对,我们陈家需要给他们信心,只有他们对咱们有信心,他们才能永远坚定支持咱们,只有齐心协力,如此伟大的功业才有实现的可能性。”
陈景和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家老爹不是责怪后踏实许多,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爹,母亲说您,从未想过天下宗周,而是、而是六国归秦。”
陈云甫正准备倒茶的手悬住了半空,虽然很快就恢复,但那一刹那间的失神还是让陈景和捕捉到,他瞬间就知道了自家老爹在想什么。
“这也是你母亲告诉你的?”
“是的,不过儿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陈云甫一笑:“胡闹,你一个孩子知道什么叫天下宗周,什么叫六国归秦吗。”
“当年武王姬发分封诸王,将诺大一个九州分成了七十一个诸侯国,这些诸侯国无不尊奉周王室,这便是天下宗周。
经过春秋战国几百年的征伐,最终归为战国七雄,始皇帝奋六世余烈,横扫六国行大一统,这便是六国归秦。

“你说的只是历史典故,本质呢,本质是什么意思你懂吗?”
陈景和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天下宗周是分封,六国归秦是集权。”
“父亲您重定九州就是分封,将来九州一统就是集权。”
陈云甫呵呵一笑,而后又问道:“那你觉得,当年太祖皇帝将自己的儿子分到外面做藩王,算是分封吗。”
“当然是。”
“愚蠢!”
陈云甫直接斥责道:“如果你的见识只是如此浅薄,如何继承为父的大业。”
“当年武王姬发伐灭殷商,从本质上来说,和为父如今篡夺皇权,是一样的,是以小吞大的行为,他不是一国灭一国。
即使殷商亡国,姬发依旧尊殷商为大商邑,而称周为小国,甚至都不敢给自己父亲姬昌上谥号,称自己为太子发,从未称过王。
他以太子发的名义,将前来帮助他一起灭殷商的各路诸侯分封到各地建国,比如宋地、卫地、陈地,这些地方在当年,都是中原人口密集的地方,而把姜子牙、周公旦等有功之臣、兄弟手足分封到齐鲁、楚夔等地,也就是现在的山东、湖广、川蜀。
你可知,在商末周初,山东还叫做东夷,是殷商王朝抓奴隶的地方。
最富庶的地方,姬周王室甚至都无法染指,而纣王的兄弟微子和箕子都分到了人口最稠密的中原大邑做国君。
分封,与其说是一种制度,更像是一种妥协。
当这各路会师灭商的诸侯们心满意足离开后,姬发才给自己的父亲姬昌上了文的谥号,称文王,那时候距离姬昌的死,已经过了十几年之久。
也是到了天下平定之后,姬发才敢把自己顶了十几年太子发的名义换成王,记住,是王,而不是帝。
纣王的姓名叫什么还记得吗。”
“子受。”
“对,他叫子受,子姓名受,那他父亲叫什么?”
“子羡。”
“祖父呢。”
“子托。”
“那他们祖父三辈登基后用的历法年号还记得吗。”
陈景和就一一背书道:“子受的历法年号叫帝辛、子羡的历法叫帝乙、子托的年号叫帝太丁,帝太丁的父亲是帝武乙。”
“商朝历代君王,除开国君主子汤外,所有的后继之君,都是以登基那年的天干来做历法年号,甲乙丙丁戊戌庚辛壬癸,因为是帝君,所以前面缀上一个帝字。
殷商统御全国,故而称帝,到了周朝,反而称王,缘何,因为姬周,并不是天下共主,姬发自己也清楚,天下各地的诸伯侯共尊周王室为共主,才有天下宗周的说法。
他要是河山一统,其父就不会叫周文王,而是周文帝了。”
“周朝初年的分封,和西楚霸王灭秦后的分封、刘邦灭楚后的分封是一样的性质,项羽不想中央集权吗,刘邦不想中央集权吗?
他们都想,但是各路诸侯不是他们的臣子,只是因为共同的利益目标聚集在一起,打倒另一个政权势力而已,因此,权力必须平分,政治必须妥协。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为父划定九州,将蓝玉等人分到蒙州、辽州那些地方,这只是打着分封制度的政治外衣进行的政治妥协而已。
他们获得不了这些东西,就不会支持你爹我,没有他们的支持,为父就无法大刀阔斧的去推动改革。
永远没有什么分封制,也永远没有什么集权制,你要透过这些外在的东西看到本质,看到政治的本质。
六国归秦的本质是,天子者、兵强马壮者为之!
谁的拳头大,这天下就听谁的。
而你想要拳头大,就必须想尽办法掌握三样东西:枪杆子、钱袋子、官帽子。
枪杆子可以让别人怕你,钱袋子和官帽子可以让别人追随你。
握住这三样东西,你就自然而然实现了中央集权,别说划九州,就是划出九百个州,还是中央集权。
所以即使太祖分封诸藩王,但他让这些藩王三更死,这些藩王绝不敢活到五更,他的政令到藩王那里,那些藩王必须无条件的去执行,去贯彻,甚至不敢去想为什么要这么做,太祖哪怕封出去几十个国家,依旧是中央集权!”
陈景和的小脑袋瓜显然装不下那么多东西,但他还是表达了不信。
“划出了几十个国家出来,怎么可能还是中央集权呢。”
聊为信步游
“哈哈哈哈。”
陈云甫大笑:“孩子,我跟你讲个故事,曾经有一片天地,共有两百多个国家政权,但有一个国家特别强大,他拥有毁灭所有国家的军事力量,拥有冲击两百多个国家经济的货币发行力量,拥有随意颠覆一个小国家政权的政治力量,于是,他成立了一个操控于掌心中的联合政治组织。
强迫这些国家全部加入到这个政治组织中,他可以利用这个组织随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并披上合法的外衣,别的国家如果不听,他就师出有名的去讨伐那个国家。
直到那片天地,出现了可以抗衡这个国家的其他国家,他才开始逐渐收敛自己的肆意狂妄,于是那片天地有了一句玩笑话。
看似二百多个国家的天地,实际上只是三国鼎立。”
“孩子,你说在他一家独大的时候,整个天地算是分封还是中央集权?”
陈景和似懂非懂的点头。
“忘记分封,也忘记中央集权吧,当你强大到可以将整个天地操控于掌心中的时候,无论是分封还是集权,都是你掌心中的政治游戏罢了。
中州是咱们的根,而你爹我要做的,就是在中州给你打牢根基,给你一个强大无比的中央帝国,你不需要做皇帝,只需要掌控一个囊括九州的政权组织就够了,哪个州不听话,你就毁灭它!”
哪个州不听话,你就毁灭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