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傲嬌王爺的軍師王妃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傲嬌王爺的軍師王妃 愛下-第十六章 烏蘭壓境,戰爭一觸即發相伴


傲嬌王爺的軍師王妃
小說推薦傲嬌王爺的軍師王妃傲娇王爷的军师王妃
危机无处不在,当危机女神揭开她神秘的面纱时,你所能做的,就是要保持冷静,绝对不能让她看穿你所有的想法,她看到的,也只限于你想让她看到的而已,不然,你就会被她扯入无尽的深渊。
林馥郁从院子里回来,什么都没有对莲蓉说,该吃吃,该喝喝,与平时无异,只是在与莲蓉的闲聊中,探寻林府的些许秘密······
林庭哲带着那个女子来到林馥郁的房中时,她正悠闲地喝着粥。
“郁儿,你看谁来了?”林庭哲轻快的声音,彰显他此刻的愉快心情。
“莲蓉参见二少爷、三小姐。”莲蓉见到进来的两人,慌忙放下手中的针线,给二人行礼。
“三姐姐是什么时候到的?”林馥郁听到莲蓉对那女子的称呼,心中震惊,可她震惊的不是那女子的身份,而是面前这二人的另一层关系,她决心试探,于是起身走到林庭哲的身边,抱住他的胳膊,头很自然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二哥哥,三姐姐,你们可吃早膳了?过来陪郁儿一起吃吧!”
“你三姐是昨儿个儿夜里到的,她呀,是偷跑出来的。”林庭哲乐呵呵地越过林诗果,潇洒地坐到圆凳上。
“啊?那父亲、母亲得多担心呀!”林馥郁瞪大眼睛,捂着嘴,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在府中无聊,就跟着你们出来了。”林诗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馥郁挽着林庭哲胳膊的那双手,全程一直黑着脸。
“这丫头呀,真是不懂事儿,所以得委屈郁儿单独从这里待段时间,二哥哥的亲自将你三姐姐送回太尉府了。”
“郁儿有莲蓉陪着呢,不用担心,二哥哥还是赶紧出发护送三姐姐回去吧,可不能让父亲、母亲太担忧。”
“还是郁儿懂事儿。”林庭哲温柔地揉了揉林馥郁的头顶,林馥郁羞涩一笑,林诗果气的恨不得把林馥郁囫囵个儿的吞到肚子里去。
林馥郁热络的与林庭哲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说到可笑之处,两人笑得前仰后合的,林诗果像隐形人一般,完全被忽视掉了,她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冷遇,刚想发作,林庭哲的侍卫前来禀报,杨绸杨大人有重要的军务找林庭哲商议,林庭哲放下碗筷,与侍卫去了前厅,留下林馥郁与林诗果姐妹两个,跟斗鸡似的剑拔弩张!
“我警告你,以后离哲哥远一点儿,否则,休怪我不客气。”林诗果突然站起身,迅速冲到林馥郁身边,将她从凳子上拎了起来,吓得莲蓉连忙阻止,却被林诗果推到一边,莲蓉哭着跪在地上,不断的给林诗果磕头,求她放过林馥郁。
“三姐姐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啊!”林馥郁不怒反笑,只有在莲蓉跪地磕头的时候微微皱了下眉头,“都是自家姐妹兄弟的,多亲近一些,是好事儿啊!”
“就你?也配?哼哼!”林诗果鄙夷的眼神刺痛了林馥郁。
“三姐姐,虽然郁儿在家里不受宠,但也是林家的女儿啊!”
“你不过就是父亲从外边领回来的野种而已,也配做我林家的女儿?”
“三姐姐?”
“别再让我看见你。”林诗果恶狠狠地推倒林馥郁,厌恶的看都不想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林诗果一走,本跪趴在地上哭泣的林馥郁突然直起身子,盘腿儿就地坐着,看向林诗果远去背影的眼神,变得精明起来。
“小姐,您没事儿吧?”莲蓉过来搀扶林馥郁,林馥郁摆摆手,莲蓉看着她的脸,有些恍惚。
“我没事儿,这太尉府越来越勾起我的兴趣了,有意思。”林馥郁觉得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激活,双手放在膝盖上,摸着已经结痂的伤疤,兴奋的咧嘴夸张地笑着······
午后,林庭哲带着林诗果告别林馥郁返回京城,林馥郁站在门口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想到林庭哲从前对自己的好,打了个冷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抖都抖不掉。
蔷薇x2016
“莲蓉,走,一起帮忙给灾民施粥去。”不愿意去琢磨这些晦气的事情,自己是带着使命来得,那就应该去做些正经事儿。
粥棚搭建在离城门不远的地方,这样方便进城的灾民可以及时看到施粥的位置,前来领粥,不至于流离失所而挨饿。
林馥郁和莲蓉挽起袖子帮忙干活,丝毫没有贵族的架子,很快就得到了百姓的喜爱!
看着百姓捧着粥碗,满足地喝着热乎乎的粥,啃着白面馒头,林馥郁心里有些发酸,却又十分的满足。
往往老天总是喜欢跟人类开玩笑,时不时的派出一些魔鬼,来扰乱世界的安宁。
“报——乌兰进犯!报——乌兰进犯!”侦察兵骑着马火急火燎地冲进城门,直奔州府衙而去。
守城门的士兵迅速将城门封闭,听到消息的百姓慌忙四散而去,广场上的灾民更是被惊得傻愣在原地,片刻之后,开始毫无目的的四处乱跑,希望在乌兰军到来之前,可以找到一个安身之所。
“七夫人,趁乌兰军没来之前,赶紧出城躲避。”田博临危不乱,带着王府府兵紧紧将林馥郁围住,生怕她被流民伤到。
“不用,先去找杨绸。”林馥郁从来都没有如现在这刻般冷静,她明白,逃跑绝对不是一个最好的方法。
她们还没有走到州府衙,街市上已经乱了起来。
铛铛铛······“走水啦——”
铛铛铛······“走水啦——”
铛铛铛······“走水啦——”······
随着急促的锣鼓喧天的响声,整座城顿时沸腾起来,漫天火光将天空染成红色,妖冶而美丽······
府衙里人影攒动,大家拎着桶,慌忙地来回奔跑着救火。
“快快快,那边着起来了!”
“多打些水,多打些水!”
“火师来了吗?”
“大人,外面乱起来了,火师过不来。”
“这帮废物,快,大门处一定要严加把守。”
“是······”
林馥郁在慌乱中抓住一名府丁,焦急问道:“你们杨大人呢?”
“小的一直在救火,不知道。”
“小的看见杨大人了,他带着他的十六姨娘跑了。”
“什么?这个没种的杨绸。”林馥郁愤恨的一跺脚,手扶额头,快速想着办法。
“七夫人,现在还来得及,奴才们赶紧护送您出城。”田博面露焦急之色,眼睛紧紧盯着林馥郁。
坐忘长生
“不行,我不能走。”林馥郁坚定的眼神没有一丝慌乱,“田博,你赶紧组织大家帮忙救火,现在我们不能乱,防止敌人乘虚而入。”
“七夫人。”田博愤怒的一声嘶吼。
宠妻狂魔:百万千金要沦陷
“时间就是一切,快。”林馥郁不管不顾地推着田博,田博闭上眼睛,再睁开时,主意已定。
“小姐,您进屋躲躲吧!”莲蓉紧张的瑟瑟发抖,紧紧地抱着林馥郁的胳膊。
“莲蓉不怕,一定要跟好我,如今的局势乱,可不能走丢了。”莲蓉在林馥郁的心里就像妹妹一般。
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更大了,吵得人心都揪在了一起,但从那些撕心裂肺的喊声中,能听得出来,外面不仅着火了那么简单!
“快,快,将府衙围好了,不能让贼人趁机伤了夫人!”田博在外布置兵力,不遗余力地保护林馥郁,或者是监视她。
“遵命!”士兵们异口同声,响声震天。
“田校尉,不好啦,不好啦!”
“何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田博厉声呵斥来人,明显已经动怒。
“乌兰国,乌兰国大军杀过来啦!”
功夫神醫 步行天下
“什么?”林馥郁与田博异口同声,怎么都没有想到,乌兰大军会来得如此之快。
“消息可属实?”田博揪着来人的衣领,再次确认消息的真实性。
“属实,属实,烽火台已经燃起来了!”
田博推开来报告的士兵,那人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到地上,紧张地看着田博。
“去,派探子前去侦查。记得请孙城门史来府衙。”田博有条不紊地安排着,看来,田博已经完全接管了府衙,他临危不乱的处事风格,让林馥郁为之一振,早就看出他不简单,果然。
“报······”前面的士兵还未走,又一士兵火急火燎地跑进院子,见到田博双手抱拳,单膝跪地,满脸的慌张失措。
“慌什么慌?说······”
“大,大,大人…乌兰贼人派了一队骠骑营,把遗留在城外的灾民全杀了!”士兵说着说着,哽咽起来,抬起胳膊抹着眼泪。
“什么?”田博咬牙切齿的一把将士兵从地上拽了起来,字从牙缝里一个一个挤出来,“你再说一遍。”
“灾民都被杀了,一个活口都没留!他们在城下辱骂我们的将士,我们的人气不过,一队人出去迎战,结果不敌,我们就抢回一人,其余人,全部阵亡!”士兵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田博松开抓着士兵的双手,士兵身上卸了力,重重地摔在地上,田博双拳紧握,浑身颤抖着,他的周围溢满了悲伤与愤怒!
听着他们的对话,林馥郁的心一直沉到谷底,再狠狠地被碾压,疼的她喘不过气来!
“对方有多少人?”林馥郁目光如炬,士兵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目测大概五万,甚至更多。”士兵肯定的语气让林馥郁和田博倒吸一口气。
“我们有多少人?”林馥郁颤抖的双手泄露了她心中的恐惧,继续追问。
“岚州地处要塞,驻军八万,沽州大水,大部分被分去救灾,目前留守的,只有两万。”另一个声音在林馥郁身后响起,“末将城门史孙津南参见七夫人,参加田校尉!”
“将军,听外面那凄惨的叫声,莫不是有人在杀人放火吧?”
“是!是乌兰贼人的奸细混了进来。”
“好啊!城里有敌人的奸细在杀人放火,让百姓恐慌;城外敌人一队骠骑营杀我难民,叫嚣我将士,乱我军心!敌人都不用给我们求援的机会,就将我们攻城略池了!”林馥郁怒火中烧,转头询问孙津南,“将军可有对策?”
“现在已经在城中追捕奸细,至于后面的——”孙津南犯难的表情,让林馥郁绝对他对这场仗并没有信心。
“将军可有求援?”田博焦急询问。
将心独宠,下堂妻的春天 小说
“如今被围得跟铁桶似的,出去求援的士兵都被斩杀了。”孙津南悲戚不已,他们没有希望了,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将军,烽火台的烟,多远能看到?”林馥郁镇定地看着孙津南。
“方圆百里。”孙津南有些不解,但还是如实回答。
“沽州离这里有多远?”
“一公里开外。”
“如果烧黑烟、浓烟,如何?”
“好,好,即使沽州看不到,也会给更远的地方发去信号。”孙津南兴奋的一掌拍在柱子上,房顶上的灰尘呼呼地往下掉,“微臣这就去安排,请夫人与田校尉移步议事厅商议战事。”
如今对岚州守城的将士来说,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更何况这个人还是皇帝的巡按御史,多少也是可以用来抚慰将士们的情绪。
“七夫人,为何不派人突围请求王爷来援救?”田博面上缓和下来,对林馥郁的鄙夷不再那么严重。
“不能找王爷。”
“为什么?”
“王爷在胡州抗敌,我们不知道那边的情况,贸然请求支援,你让王爷是救,还是不救?如果敌人已经被打退,王爷可以分出兵力来支援岚州,那么也会冒着东胡国反扑的危险;如果敌人没有被打退,王爷分兵出来,无疑就是在自杀,还会两头都不讨好。”林馥郁思路清晰地说着自己的想法,田博沉思着,不断点头认同,“乌兰国来得这么快,而且时机掐得这么准,很难说不是与东胡国共同谋划的,所以,我们的希望在于自救,而不是拖累王爷。”
田博猛然抬头,林馥郁的影子在他的眼睛里晃动着,此刻,他发自内心的对林馥郁行以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