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人生無常


精品玄幻小說 從假太監到真皇帝 人生無常-第四十三章 深夜鬼魅熱推


從假太監到真皇帝
小說推薦從假太監到真皇帝从假太监到真皇帝
“少油嘴滑舌的,昨天晚上的事情算你运气好,再有下一次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敢把刺客引到慈宁宫来。”
侍画恶狠狠的说道。
孙羽连忙赔笑,现在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他当然不敢造次。
最起码明面上是不敢。
“怎么可能,不敢了。”
侍画冷哼一声,随后便是转身离开。
孙羽这边也是冷笑。
什么玩意。
早晚让你尝尝小爷的厉害。
在慈宁宫巡查了一圈,孙羽又去了御花园看看修复的怎么样了。
简单枯燥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小桂子那边的事情也都在顺利进行。
赌局基本覆盖了太监所在的所有区域,甚至连禁卫军都加入了进来。
因为孙羽提前和周卫尉打了一声招呼。
所以这件事完全没有任何的障碍,也没有哪个禁卫军敢在孙羽的赌场里找不痛快。
以至于小桂子每天都是风风光光的抱着一大堆的银子回来,脸上都快笑开了花。
不过孙羽现在对于银子倒不是那么看重。
他要的是怎么才能回到李若薇的身边。
我的1978小農莊 名窯
夜幕降临。
皇城暗了下来,唯有一轮圆月凭借自身的光辉洒落大地,把整个皇宫都给照亮了许多。
可那时不时飘过的乌云,却是让这圆月的光辉也暗淡了下来。
正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
正是这个道理。
一道漆黑的身影,完全融入到了夜幕之中,宛如黑夜中的鬼魅,不断在皇城之中穿梭。
最终停在了慈宁宫的宫外。
随着黑影的一个纵身,便是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慈宁宫之中。
这道黑影仿佛对于慈宁宫很是熟悉,辨别了一个方向迅速跑了过去。
此刻,侍画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休息。
突然一声细微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紧闭双目的侍画眼睛陡然睁开,手也摸到了身边的剑身上。
正当她准备起身的时候。
一张惨白的脸猛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这张脸对于她来说并不陌生。
正是死去的洪公公。
但是现在,洪公公正紧紧的盯着他,身体贴在她的床铺上面,好似鬼魂般毫无重量可言。
侍画的眼睛睁的滚圆,胸口也是剧烈起伏。
她是个高手,可同样也是一个女人。
在这漆黑的深夜当中,看到了一张死人的脸。
整个人被吓的都要昏倒过去。
“我死的好惨,都是你们圣莲教的人干的好事,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洪公公的声音极为沙哑。
在说话的同时,眼睛和嘴巴里皆是流出鲜血。
啊!
侍画终于坚持不住,大叫了一声,浑身更是极为冰凉,如同一块寒冰,握着剑身的手,却是怎么都无法把剑给拿起来。
“你…你别过来,又不是我杀的你,你…你找杀你的人去啊。”
洪公公再次张口:“杀我的人是小凳子,你不许动他,不然我要带你一起下地狱。”
话音落下。
洪公公的身体猛然下落。
侍画再度惊叫,眼前猛然一黑,昏了过去。
至于慈宁宫内,听到叫声的人,纷纷点亮房间里的拉住,还有小太监拿着灯出来。
但是等到他们走进侍画的房间里时。
这才发现侍画已经昏迷了。
与此同时,孙羽的小院子里。
孙羽正坐在院子里,不断拿着水瓢漱口。
“他奶奶的,这羊血太腥了”
刚才慈宁宫的杰作,正是出自孙羽的手笔。
他先是去了御膳房,本想是弄一些猪血,结果只发现了羊血,没办法,只能用羊血。
至于脸上的改变,他用的是新手大礼包的奖励。
蠕动的饥饿。
“嘿嘿,侍画看你还嘚瑟不?”
孙羽突然笑了起来,越想刚才的事情就越是兴奋。
不过这一天还不够。
他打算多来几次,彻底把那个侍画弄服。
洗漱完之后,孙羽便是回到房间休息。
休息了一夜。
孙羽很早就醒了过来。
这不是他想要醒,而是被饿醒的。
“这是怎么回事?”
孙羽自己也有些纳闷,他明明感觉自己的肚子不饿,可就是空荡荡的。
“仓库?”
孙羽感受到了仓库的动静。
连忙打开系统页面,进入仓库当中。
仓库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好好的,唯有那团黑黑的东西,在不断蠕动。
“蠕动的饥饿?”
“怎么变瘦这么多?”
孙羽愣了一下。
他上次使用这个之后,还没什么感觉的,怎么这次用它做了一张假面具,就变得这么萎靡。
正当这时,系统的声音响起。
“蠕动的饥饿,第一次奖励使用,第二次开始每次使用都需要进食,还请宿主尽快安排进食。”
孙羽也是瞬间明白。
迅速的穿好衣服,便是向着御膳房而去。
现在还太早,还没到用早饭的时候,而且房间里也没什么吃的,只能去御膳房。
还好,他现在身份不同。
随便找个借口吃顿饭还是没问题的。
御膳房,这里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
狼性大叔你好坏 小说
白色的烟雾,环绕在房顶上。
里面有着几十个厨子,正在为宫里的贵人们准备早饭。
“凳公公,您怎么来了?”
孙羽刚刚走进去。
一个御膳房的领事就迎了上来,他们去过慈宁宫送饭,所以当然认得出来孙羽。
“我来找点吃的,饿死了。”
孙羽揉了揉肚子说道。
根本没有其他的表情展现。
“吃的?”
御膳房的领事愣了一下,随后便是答应下来:“凳公公您里面稍等,我这就让人给您准备些。”
孙羽点点头,走进去找了一个空桌子坐了下来。
没一会儿,领事就给他弄来了早饭。
什么粥和点心之类的。
孙羽也不客气,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可是刚吃了几口,他差点没有喷出来。
他根本不饿。
无奈之下,只能打开系统页面,把蠕动的饥饿给放在了手中,让它去吃。
结果蠕动的饥饿只是闻了闻,一点都没有去吃。
“我去,你不是饿了吗?”
“吃啊?”
孙羽没好气的说道。
蠕动的饥饿再度退缩,却是向着孙羽指了指里面的方向。
“你还挑食?”
孙羽一阵无语。
但还是乖乖的走了进去,最终停在了一堆刚刚处理好的羊肉面前。